无线免费音乐平台

我写的和你爱的 都是那些年岁里的孤独

她有万水千山2018-04-11 07:09:03

写在公众号粉丝破百之际,首先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还没有取关的你。


今天涨粉很快,而且我知道从知乎移步这里的诸位大部分都是看了我写的一篇回答。关于一个宅男和他笔下女主角的意淫。而之前的一次涨粉,也是因为我写的另外一篇问答。一个贯穿了女孩子整个青春期的玛丽苏情结。(没有看文章的小伙伴欢迎关注知乎‘病娇的少女心’


非常开心看到你们给我的评价大多是文笔好,脑洞大(我就姑且理解成想象力丰富哈哈)这样,也非常感谢你们喜欢我写的故事。但其实我能写出这些靠的并不是文笔或者脑洞。


这些故事的共性是孤独。





我有一个非常非常黑暗的青春期。我至今都不明白那些来自中学同学的恶意到底缘起何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可能是青春期的我本身比较特立独行一点,而某个年龄阶段的小孩总是会习惯性把“不一样的少数人”当作攻击的对象——不管这所谓的少数人是否妨碍了他们


这样的小孩是很可怕的,他们变成大人之后构成了这个世界上随处可见的歧视。总之那个时候的我承受着莫名其妙的排斥和敌意。并且当时一贯和父母关系很好的我和父母在这方面的沟通也出了很大的问题,那一辈人坚信“一个巴掌拍不响”,坚信“大家不喜欢你肯定是你的问题”。这样的评价给了我深深的负罪感,可以说直到今天我都因为这个评价而觉得自己不配拥有朋友,孤独是我的原罪。


让我尤其觉得没有安全感的是他们知道我在网络上有很多朋友很多精彩的故事之后,甚至去网络上调查和搜索我——很久之后看到《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时我还重温了这种最后的乌托邦都被撕扯开的恐惧。


我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写很多东西的,跟大多数人一样写作是倾诉。连网络世界都无法成为庇护所的时候,只能把情感都交给更加虚拟的世界——像是西奥多的萨曼莎,活在无线电波里的,遥远的她。


那些活在自己文字里的朋友和爱人,给了当时孤独到极致的我真切又卑微的爱。


我从不感恩伤害,甚至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对那些来自年少时光的伤害以牙还牙。我没有那么做唯一的原因是如今的我拥有着自己百分百想要的生活,在热爱的城市和深爱的人做着喜爱的事,我已经无暇计较生活在往日对我的刁难。

但那些伤害一直都埋在骨子里。直到一个月之前我和爱人走在街上偶遇高中同学,她笑意不明地问我身边的人是不是男朋友,我都下意识慌乱地沉默——已经高中毕业四年的我,竟然第一反应还是她会不会把这件事作为攻击我的把柄在学校渲染。(然而爱人当时用力抓住了我的手,我记得很清楚


我只是庆幸青春期的自己找到了一个情感流泄的出口。


所以我现在把这种情感宣泄的方式讲给你们,也许看到那些文字然后点赞的你,也经历过同样的情绪。我写的和你爱的,都是那些年岁里的孤独。


最后


还是要谢谢各位喜欢听我的故事,我的孤独已经根植在文字和血肉里,只希望这些故事能暖了你此刻的孤独,如果读到这里的你情窦初开却无处投递,敏感细腻却无人倾诉,受尽委屈却无力宣泄,那小爱酱愿意把最温柔体贴的恋人和最善解人意的知己写出来借给你们。


或者,有话来跟小爱酱说说吧,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