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免费音乐平台

阿兰·麦克尼什: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阿布扎比决胜之战中没有任何过错

赛道时光2018-06-04 08:15:29


在思考阿布扎比大奖赛对我们有何影响之前,大家不妨先来看几个数据:

过去三年时间里,梅赛德斯车队在所有59场比赛中赢了50场,这已经是他们连续第三年在车手积分榜上以一、二收官。

今年,新科世界冠军尼科·罗斯伯格(Nico Rosberg)的个人总积分已经达到了排名第三的红牛车手丹尼尔·里卡多(Daniel Ricciardo)的1.5倍多。

对于一支车队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成绩。不过既然他们决定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来考虑是否处罚刘易斯·汉密尔顿(Lewis Hamilton)在阿布扎比大奖赛中压车而让罗斯伯格陷入与对手缠斗的行为,那么他们就应该先来回顾一下2013年的美国大奖赛。

汉密尔顿在罗斯伯格之前完赛,比赛中他有“故意降速”的行为

早在两站之前的印度大奖赛,塞巴斯蒂安·瓦特尔(Sebastian Vettel)就已经为红牛车队拿下了个人的第四个世界冠军。美国大奖赛是他当赛季连续第8个分站冠军,这是一个创纪录的成就。

回场圈时,瓦特尔通过无线电和车队说:“我们得好好享受对手还追不上我们的日子。”

最后一站,瓦特尔还是赢了。2014年初,随着新规的诞生,梅赛德斯统治的时代也正式宣告开始。

2017赛季的F1可能会有一次规则大改,而梅赛德斯也要为此深思熟虑。

 

为什么汉密尔顿要这么做?

汉密尔顿之所以这么做,不外乎两个原因。

首先,这是一个总冠军在收官战才见分晓的赛季。

如果汉密尔顿在马来西亚领先的情况下没有出现机械故障,他就可以在积分榜上对罗斯伯格实现翻盘,进而在后面的比赛中,可能也就不会出现压车的行为。但他现在这么做了,是因为他有着非常明确的目标,就是在最后四场比赛中拿到杆位并获得胜利。事实也是如此。

相反,罗斯伯格的目标是拿到总冠军,他不愿意冒任何的风险。他知道自己只要拿够能加冕总冠军的分数即可,所以心态和比赛计划都会有所改变。

罗斯伯格用了10年、206场大奖赛才拿到了世界冠军,时间之漫长创造了F1的一个新纪录

第二个原因是,这是罗斯伯格加冕总冠军的最好机会。

正如瓦特尔所说的那样,你永远无法料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而且,这是罗斯伯格第一次以积分榜领跑者的身份进入总冠军的争夺战。

就他俩职业生涯的相对表现来看,今年,大家普遍认为罗斯伯格不太可能再次“失手”。

巴西大奖赛是一次冒险,雨战,再加上红牛的强劲表现,对罗斯伯格来说都是不小的威胁,但他还是克服了这些困难。

过去两年的时间里,罗斯伯格都是阿布扎比大奖赛杆位的获得者,2015年他还拿到了分站冠军。在这里,天气的因素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梅赛德斯总是占据着比赛的主导地位。

阿布扎比赛后,梅赛德斯三巨头尼基·劳达(Niki Lauda)、托托·沃尔夫(Toto Wolff)和帕蒂·洛维(Paddy Lowe)之间出现了一些分歧。

前F1车手尼基·劳达说:“没有任何问题呀,就是那样。” 而极具商业头脑的托托·沃尔夫和工程师帕蒂·洛维就会从战略的角度上来考虑一切,他们很不开心,因为汉密尔顿的做法与他们所制定的“标准”相违背。

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代表梅赛德斯参赛,他们就必须“无情”,他们要赢下比赛,然后拿到总冠军。不是因为他们是好人,而是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他们必须要赢。

打个比方吧,就好比你把一只老虎关在了笼子里,饲养员由于工作的需要进入笼子,你不能保证老虎不会咬人。

赛车手们在场上其实是非常情绪化的。他们很积极,目标也很明确,而且一定都是全神贯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只有2个小时的时间,来确定自己是否能成为世界冠军。

所以,如果现在处于相对劣势位置的人是罗斯伯格,我想他一定会采取和汉密尔顿一样的行动。

 

汉密尔顿没有任何过错

车队所能接受的队内竞争的极限,在这个赛季已经发生了两次,分别是在西班牙和奥地利。

西班牙大奖赛上,一次碰撞让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双双退赛。导致这次事故的原因是因为汉密尔顿为了缩短差距追得太近,还是罗斯伯格关门太早,这就在于你自己怎么看了。

当然奥地利的比赛,你也可以这么看,不过这一次情况更加清晰–罗斯伯格最后一圈的防守并不是非常得体,他也因此受到了赛会的处罚。

这两次事故都没有使两位车手受到车队的停职处理,所以现在的这种情况,未来会发生什么还是很难预料的。说这次要惩罚汉密尔顿,感觉是个空谈。

是的,梅赛德斯在奥地利赛后警告了两位车手,如果再发生碰撞的话他们就要吃罚单了。但阿布扎比发生的事情又不一样,两位车手并没有发生碰撞。

本赛季,罗斯伯格的稳定性看起来稍微好些,但他并不是一直都这样

汉密尔顿在如今的F1规则下没有任何的过错。同样的,原本他对罗斯伯格的态度可以更强硬些,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整场比赛中,他一直都开得很慢,其实他可以做更有攻击性的防守,而不是慢慢地打方向。

说他有错,唯一的“错”可能就是因为他破坏了梅赛德斯的竞争规则。但你想过没有,在阿布扎比,那样的竞争规则是否应该存在?

那些都是团队内部的规则,目的是为了确保车手们的行为不会损害车队的利益。不过在阿布扎比,车队的利益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梅赛德斯早就拿到了车队和车手两个总冠军。

唯一可能出现变数的是,全年21站比赛,梅赛德斯是拿下18场还是19场。

你必须要清楚他们在比赛中所奉行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车手们是自由竞争的。这项原则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有在非常积极地运用。就这一点,我个人是非常赞同沃尔夫、洛维和劳达的。

在我看来,阿布扎比的这种情况,场上的俩家伙就应该自己决定要做什么。汉密尔顿是没有任何过错的,而且我敢肯定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位车手,当他们也身处这样的境地中,他们也会做一样的事情。

本赛季汉密尔顿总共拿到10个分站冠军,而罗斯伯格只拿到9个却最终加冕年度总冠。

 

梅赛德斯该做什么?

阿布扎比大奖赛是场很平常的比赛。罗斯伯格拿到了年度总冠军,而汉密尔顿拿到了分站冠军。梅赛德斯也收获了他们所想要的一切—我并不是说梅赛德斯就是想让罗斯伯格而不是汉密尔顿拿到车手总冠军,我也不相信他们会这么想。

这种情况下,梅赛德斯必须小心谨慎,因为要让一位车手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是非常容易的。

没错,汉密尔顿是梅赛德斯的“头号资产”,如果下赛季各支车队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的话,他们就会非常需要他。

汉密尔顿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的人,如果他觉得自己得不到应有的支持,那么他就会寻找别的出路。

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梅赛德斯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享受胜利,其他的事情就随它去吧。

 

本赛季的关键点和简短的回顾

从2016赛季的数据来看,红牛车队已经取得了非常明显的进步。

2015年,他们一共拿到了187个积分,而今年他们拿到了468分。前半赛季,他们与杆位之间的差距大约是0.963秒,而后半赛季这个差距已经缩短至0.560秒。

赛季前五站比赛,他们每一站平均能拿19分,而最后五站比赛,每一站平均可以拿25分。

与此同时,法拉利在赛季前五站平均每站拿22分,而最后五站平均只有16分。

对法拉利而言,还有一个数据是很让人头疼的。赛季第八站阿塞拜疆大奖赛过后,塞巴斯蒂安·瓦特尔只落后汉密尔顿19分,在积分榜上也排第三。然后再过了十三站比赛之后,他和汉密尔顿之间的分差就已经被拉大到168分。

这也是红牛和法拉利在2016赛季的不同。

展望2017,新规则下红牛还是非常有机会向梅赛德斯发起挑战的。

法拉利已经做了大量的内部重组,值得注意的是,7月份技术总监詹姆斯·阿里森(James Allison)的离队已经使得法拉利的情况变得比以前更糟。

从数据上看,法拉利这一整年都在退步。虽然在排位赛中他们与梅赛德斯之间的平均差距和上一年基本持平,然而,上一年他们拿到过三个分站冠军,今年却未尝胜绩。

另一支取得进步的车队是迈凯轮。2015年,他们平均落后2.5秒,而今年这一差距缩小到了1.8秒,这是一个积极的趋势。

2016前半赛季的排位赛,迈凯轮平均落后2.1秒,而在后半赛季这个数字缩小到了1.7。

艾斯特班·奥康和帕斯卡尔·维尔莱茵是非常有天赋的年轻车手–当他们没有撞在一起的时候

对迈凯轮而言,缩小差距并不能完全靠本田引擎,他们的赛车本身也需要做一些改进。收官战,他们只落后印度力量0.4秒。

在积分榜上拿到第四是迈凯轮的目标,目前来看虽然完成这个目标有些困难,但他们前进的方向却是非常明确的。2017赛季,随着斯托菲尔·范多恩(Stoffel Vandoorne)的加盟,他和费尔南多·阿隆索(Fernando Alonso)的搭档一定会让迈凯轮取得更大的进步。

印度力量拿到了迈凯轮“梦寐以求”的第四名,他们是本年度一颗非常耀眼的明星。是的,虽然赛车搭载有梅赛德斯引擎,但他们的资源却非常有限。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出色地完成了全年的比赛,并在积分榜上超越威廉姆斯拿到第四。

这个冬天,F1车手的更新换代正在加快。

简森·巴顿(Jenson Button)和费利佩·马萨(Felipe Massa)离开了。马克思·维斯塔潘(Max Verstappen)早已成长为一个巨星,还有就是像艾斯特班·奥康(Esteban Ocon)、帕斯卡尔·维尔莱茵(Pascal Wehrlein)和范多恩,他们都上升的非常快。以及像红牛的储备车手、GP2的年度总冠军皮埃尔·加斯利(Pierre Gasly)以及他的GP2队友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奇(Antonio Giovinazzi)还有法拉利的发展车手查尔斯·勒克莱尔(Charles Leclerc),未来他们都非常有可能加入F1。

这是F1发展的一个趋势,未来,一定是非常让人兴奋的。

(以上文章摘自BBC,版权归属特约评论员Allan McNish,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谢谢!)